櫻花綻開時

views所属分类:都市情感
拼音:hua;发布于 2019-07-21 18:26:07
收藏


小生我於三年多前,懷著滿腔的國愁家恨,與同學們臨行前「報南京大屠殺之讎」的盈耳祝福,我踏上了日本的土地,展開了三年的留學生活。剛來日本時,由於言語的不通所帶來種種生活上的不便,心情寂寞自不待言,言語的不通也使我在結交當地異性時,動口動手,斯文掃地。我一度想過在此地韜光養晦,作一個循規蹈矩的留學生。事與願違,我在日本的生活,在我考取當地大學的研究所後,有了戲劇性的變化。
我自大學二年級,即有了第一次的性經驗。血氣方剛的我,豈有見好就收的道理,從此以後,我即在床上應接不暇,不曾中斷過。來到日本的頭一年,竟成了我性生活上的空白期。所幸,頭一年忙於應考,對那檔子的事,倒也無暇他顧。一旦考試完了,入學一事底定,心情寬裕之餘,思想由大頭回師龜頭,便蠢蠢欲動起來。每每在街頭上見到清純美麗的日本女孩,肉棒輒欲破巢而出,窘態可掬。日本女子,除了拜明治唯新以來西化政策之賜,作風開放之外,日語特有的男女之別,使得女孩說話,鶯聲燕語,好不撩人。耳濡目染之餘,便在心底立下一個志願:「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找個日本女孩,『睡他娘一晚』(語出《二刻拍案驚奇》)!」這個志願,是繼我在小學三年級立志作總統以來的第二個志願。‘94年的六月,春夏交接之際,當地的社區團體主辦了一場以留學生為主體的國際交流園遊會。臺灣留學生也受邀舉辦了自己的攤位。我是臺灣留學生攤位的負責人。臺灣留學生攤位除了擺出了臺灣小吃蚵仔麵線外,我也拿出我的拿手點心,作為攤位販售品之一。那天,我們頂著太陽,在臨時搭建的帳蓬中忙得不亦樂乎。當天來到園遊會的日本居民,人數比我們想像要來得多。人群中,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好可愛!這是誰作的蛋糕?」受著這聲音的吸引,當時在低頭整理攤位的我,不禁朝著聲音的方向抬起頭來。是個看上去二十出頭的日本女孩,拿著一只小提包,一臉地不可思議,望著我作的蛋糕。同樣在旁幫忙的留學生們,趕緊以日語七嘴八舌地向那女孩介紹起我來了:「KOUSAN!KOUSAN!(我的日文名)」「這是我們特別禮聘來的大廚師!」女孩端祥了我一眼,不禁微笑了起來:「我沒想到居然是男生作的。」
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那女孩再度把眼光移向了蛋糕。女孩穿著長裙,鵝蛋臉,筆直的烏髮與肩膀齊平,注視著蛋糕的雙眼,顯得大而亮。是個典型的日本女孩。她的右手輕輕地捻起一小塊蛋糕,左手托著,不徐不急地將蛋糕送進了嘴裡。微笑再度浮現在臉上。
六月天,關東地區的陽光已蠢蠢欲動。我丟開了攤子的事,與女孩在樹蔭下聊了起來。平櫛將惠,24歲,東京一所短期大學畢業。對於料理,她其實也是行家。我不斷地以日語向她道:「獻醜了!」我們互換了電話號碼,約定明天開始互通電話,為的是「切磋手藝」。
從那天以來,電話由一星期一次,而三天一次,到最後幾乎是每天在通。話題由料理的作法,到無話不談。我對她的了解,也逐漸地加深。她是個獨生女,家境不錯,在川崎市有幾幢房子。父親於今年被告知患了癌症,目前躺在醫院的病房裡。她與我的對話中,少不了對自己父親病情的焦慮。
「我們一同禱告吧!或許可將鬼門關前徘徊的令尊,呼喚回來。」在給她的信中,我如此地安慰著她。
第一次約會,是九月的事。她由橫濱的住處,到達約一百公里外我的學校附近。「你不來找我,我只好來找你了。」這是她下了長途巴士,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我開著車,載著她便往附近超級市場去購物,只因我們前晚都已約好:今天要陪她下廚,看她表演。我們將買好的材料帶回家後,便分工合作先將蔬菜清洗了一遍,接著便由她操刀,作下鍋前的準備。
她穿著圍巾,刀法熟練而快速地在鉆板上切著。我看著她的背影,一邊與她快樂地聊著天。「KOUSAN,中國料理的切法,可有什麼不同?」她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回頭問我。我手指著她手上的菜刀,笑著說:「起碼刀子就不同。」說時,發現她左手的錶面上,沾上了菜屑。我伸手抹去,指尖順勢滑到她的手掌上。這一個舉動,帶來下半秒意外的沉默。
「KOUSAN,你是怎麼看我這個朋友的?」她打破了沉默,笑容收拾了起來。我略做思索,不打算正面回答她,手臂自她身後摟去。
「KOTAE NI NATTEIRU ?」(這可算是回答妳了嗎?)我捉狹地道。
她不說話,身體靠在我的胸懷,兩手握著我的手臂,若有所思地閉著眼,隨即又將眼睛睜開。
「KOUSAN,我爸爸的病情,看來是不行了,這幾天,我已漸漸地把你看作是唯一的精神支柱。今天來你這裡,我得拉下臉。但我不會後悔。」
我與她到房間的塌塌米上坐著。斜陽自落地窗外射進來,倆人的影子拖得老長,在六疊大的的房間內折了幾折。我起身,拉上了窗簾,再回去盤腿坐到她的身邊。她與我面對面地看著,我的雙手伸去,圍著她的頸子,嘴巴湊上前,便深深地與她擁吻著。她的鼻息已亂了步伐。我的手則轉移陣地,往她上衣內的香肩遊走,接著便移去她胸罩肩帶。她警覺到我這序幕的動作。「我不是為了要做愛才來找你的。」她半帶嚴肅地說。「我知道。我會有分寸的。」我答道。已進駐在她衣內的雙手,繼續趁勢要褪去她的胸罩。「讓我洗個澡再來。」她說道。我點點頭。
她略為整理一下上衣,向我要了一條浴巾,進了浴室。十五分鐘後,她從浴室出來,全身僅圍著一條浴巾。我將她抱進被窩,扯開了她的浴巾,自己也脫去了衣服,兩人頓時成了兩條白魚。我的舌頭,自其頸子輕掃起,漸漸滑到頸子以下,雙手握著她的乳房,開始吸吮起她的乳頭。「KIMOCHI II!(舒服!)」她嬌聲地自喉嚨輕吐出這個字。
我乘勝追擊,舌頭直探她的陰部,舌尖開始在她的陰蒂挑動著,愛液自陰部源源流出。她的雙腿時而僵硬,時而放鬆,從喉嚨發出的聲音,似乎已化作輕唱。
「你可以插進去了。」她作勢道。
「我說過,我會有分寸的。」我宣示性地再度重覆我的約定。「可是你都已作到這地步了,?。」她苦笑地道。我隨將硬挺的陰莖逕逼其城下,幾乎毫不費氣力便滑進她濕暖的陰道內。抽送了幾次,她道:「你讓我在上位好嗎?」我答應了她,上下易位,肉搏戰再開。她「噢」地叫了出來。「痛嗎?」我緊張地問她。她搖搖頭,「是舒服!」她的臀部如騎馬般主動地擺著,子宮頸部恣意地頂著我的龜頭,酣戰近廿分鐘,她終於發出了最後一聲,我也毫不客氣射將出來。
當晚,我的手臂枕著她的頭,兩人沉沉地睡去。

--------------------------------------------------------------------------------
這是第一天的約會。我與她事前都不知道:結果比一天還多出一夜。早上醒時,她還躺在我懷裡。我不禁輕輕地撫摸起她的頭髮,只想確定這不是夢。萬一是夢,我又要痛恨我自己,那麼快讓夢醒來作甚?
她睜開雙眼,幾乎就在我的手摸到她頭髮的同時。看來她也沒睡好。
「我愛妳」我不由自主地自嘴裡冒出這句。她沒作聲,臉貼著我的胸口,偶爾抬頭望望我,又再埋到我的胸裡。半晌,她總算開口了。「真的?」
將惠呀,六月到九月,梗在喉嚨裡,吐不出來也吞不下去,就是這三字。妳還要懷疑麼?──可能的話,我希望把我心中所想的,統統告訴她,可惜當時我的日語還沒好到那種程度,心中想的與嘴巴講的,落差依舊太大。
「真的。」我簡單,但用力地回答了她。她嫵媚地笑著,兩人相擁,又是一個長吻。隨後,她主動地探索到我的褲檔處,褪去了我的睡褲,輕輕地將那話兒掏出,塞往自己的口中,以舌尖挑動著。「這是中國五千年的器官,還滿意嗎?」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個黃色笑話。她聽懂我的幽默,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你給人的感覺和你開的玩笑實在不搭配!」
經過她這一番挑情,我們再度展開另一場遊戲。依舊是採取她喜歡的女上男下的體位。早晨的陽光,早已隔著窗簾,在窗外叩關;怎奈屋中人猶酣戰不已?。
我們在住處附近的餐廳共進了早餐,隨後我便送她上開往東京的長途巴士。
我與她是男女朋友了。以女友的感覺來說,她是個好女友,除此之外,有個日本女友的好處是:幫助你在日本的生活多開了一扇窗。她會告訴你原宿的那條街最熱鬧;會指點你銀座的三越百貨在那兒;會幫你向日本的衙門交涉;會教你課堂上也學不到的日語。當然,做愛時的嬌嗔也是日本女人式的。
我在沒課時,必定直奔橫濱;每到橫濱,必定數日不歸,凡此已成常態。同學們,包括日本同學在內,都羨慕我的好運,直說我在日本的生活過得最愜意。
然而,事情卻不是一直都是如此順遂。
回想起來,我與她一路走來,似乎毫無波折。從認識到成為男女朋友,幾可用快如閃電來形容。與她的交往,早已不曾意識到國籍的存在。「你回國的話,我也要跟著你走。」她已不只一次地向我這樣表達過。
與她走在原宿的商店街上,在她挑著店內裡的商品時,我故意走到店對面的一個角落,遠眺著她的身影。天啊,她真的好美。我是喜歡她的,在這熙來攘往的人群中,要我重新再選擇,答案仍是一樣。
那個自認識她以來就一直存在的問題,如今再度浮現,而且更嚴重:將惠的爸爸已到了病危的階段。十一月起,她不得不由橫濱住處趕回川崎市家中。我們有整整一個月不曾見面。這一個月,我們靠電話與書信聯絡。她那住在川崎市的母親也已知道我這個人的存在。對於她的女兒與外國人交往,她是堅決反對的。若是收到我的信,她也是冷冷地對將惠說:「妳的那個KOUSAN寫信來了。」
將惠是不可能跟我回台灣的。她的父親一走,家中只剩下母親一人,我也不忍心置她於一個兩難的境地。
十二月二十四日,耶誕節前夕,她排除了萬難與我在橫濱見了面,已成一個多月以來的第一次見面。她在住處將父親的照片以及她與父親兩人的合照翻出來讓我看。早稻田大學畢業的高級知識分子,一個同情中下階級的左翼運動支持者。「真是可貴的靈魂。要有什麼三長兩短,就真的太可惜了!」我惋惜地說。
撫摸著她的臉,我警覺地發現她瘦了,耶誕夜的淡妝掩藏不住她已消瘦的臉龐。「常哭?」我問到。她把相簿放到一邊,便將頭埋在我的懷裡,雙臂抱著我?「KOUSAN,今晚不要談感傷的事,好嗎?」
我點點頭。我與她看著錄影帶,一個鐘頭下來,她盯著電視畫面,幾乎不曾看我一眼。大概是為了「宣示主權」吧,我主動地撫摸起她的身體。她在心理上似早有準備,自動將衣服一一褪去,,,,?電視的畫面持續地播放與這屋內氣氛毫無關係的內容,螢光照在兩人的身體上,這個晚上,我兩比往常更快進入高潮。一番溫存過後,她終究忍不住,啜泣起來。看著她,直覺她想要說的,似乎已能猜得三分。「今晚過後,我們就不要再見面了。」她緩緩地道出這句久經沉默後的話。意在言外,也在言內。
「JYA,SOUSHIROU(好,就這麼辦!)」我的回答幾乎是脫口而出。她略為一怔。
「你不問我為什麼?」她望著我,眼淚再度不由自主地流下來。「我要留在川崎照顧爸爸。你人在茨城,我兩何時才見得到面,我不知道;你在校內,可以挑的對象那麼多,你真的認為我兩的感情可以維持得長久?...」
「這些都是次要的吧?」我打斷了她的話後,接著說:「妳母親的反對才是主因,不是嗎?」我單刀直入地闡明了我的猜測。
「不要想這麼多。」她丟下這一句話,不再多作補充,淚珠則任其留在臉龐。
我幾乎無法等到天亮。在她百般請求下,我才勉強留在她的房內,翌日,我整理好衣服,在她的臉頰上吻了一下,便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自大學以來,自認在情場中已是身經百戰了,但這一次的離別竟讓我有如刀割般地難受!我回到家中,聽到她語帶哽咽的電話留言,已無法再裝瀟灑,恣意放聲大哭起來....。將惠的父親過世後,我們曾見過一次面。直到我離開日本前,不曾再見過她。去年我開始人生第一份工作,五月奉派到日本出差,與她重逢。她已經有了個男友。「到現在,我現在的男友依舊忌妒我與你曾有的那一段。」她苦笑道。
猜你喜欢
東莞的森林二章
都市情感
999次观看   2019-08-10 21:56:50
我與女同事的真實經歷
都市情感
997次观看   2019-08-10 21:56:49
111號房~3P
都市情感
997次观看   2019-07-29 20:28:03
我與老闆娘的秘密
都市情感
997次观看   2019-07-21 18:25:48
看到自己女友被朋友搞(超好看)
都市情感
993次观看   2019-07-24 13:27:18
新婚太太下班後
都市情感
993次观看   2019-07-21 18:24:56
瘋狂性宴
都市情感
990次观看   2019-08-07 18:05:00
媽媽快要射出來
都市情感
990次观看   2019-08-02 18:00:17
热门都市情感
東莞的森林二章
都市情感
999次观看  
我與女同事的真實經歷
都市情感
997次观看  
111號房~3P
都市情感
997次观看  
我與老闆娘的秘密
都市情感
997次观看  
看到自己女友被朋友搞(超好看)
都市情感
993次观看  
新婚太太下班後
都市情感
993次观看  
瘋狂性宴
都市情感
990次观看  
媽媽快要射出來
都市情感
990次观看  
【第一次幫女孩手淫】
都市情感
990次观看  
我和吳姐的性事
都市情感
989次观看  
猜你喜欢
中文
精品国产
209次观看  
中文
中文字幕
724次观看  
中文
中文字幕
409次观看  
中文
中文字幕
599次观看